蔡菜寀

Coding...

四海澄平 海定则波宁

我出生的地方,叫做海澄

寓意四海澄平

因为这个地方,还有另一个名字

月港

有个女生跟我说,听到月港这个名字,美的画面都出来了

从小其实就有听到另一个城市的名字

因为舅公在那座城市有间公司,经常往来

因为名字和海澄很像,叫宁波

海定波宁

所以记得很牢

想说长大后要去看看

高中的时候,认识了蘑菇,在我上大学后的第二年,蘑菇也考上了大学,在宁波

这是第一次在长大后记起小时候听过的这座城市

第二次,是在有个女生跟我说

“我找了份实习,在宁波”

于是六月份的某个周五,我踏上了宁波机场的廊桥

这座城市,跟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

但城市里的人,跟记忆中家乡里的人一样,热情,暖...

1

焦虑

like literally 我很焦虑

所以心情出奇的差

我不是那种抗压能力很强的人

特别是身边空无一人

I'd like to talk with some

但没有

所以我猜我还是得自己挺过去

mother fvker

如果有你们在我身边一起

我想我会开心

4

我的2017游戏年度总结

发布了长文章:我的2017游戏年度总结

点击查看

1

今天腊八,要喝粥

发布了长文章:今天腊八,要喝粥

点击查看

1 2

来自一个很丧的非科班新码农(5)—— 洁癖

说好的今晚要写一篇续1s,但是约了人晚上吃火锅,然后溜达了六公里回宿舍,所以现在已经很晚了

但是说好的就一定要写,要讲信用

四个月前,我以为写到“社交”,这个人总结大概就差不多了,这篇会是个总结,然后结束

昨天做完梦之后醒来,我就改主意了,打算把这篇取名为“社交(2)”,然后是总结

直到刚才洗澡的时候,想到这个题目,“洁癖”,有心理的也有生理的,大概最符合

昨晚的梦,我梦见了几个高中关系很好,或者是比较好的,但现在已经全无联系的人。梦里他们/她们的样子都很清楚,全是高中时候的模样,围坐在被拆掉的龙海一中的一间老教室里。

但名字,我一个都记不起来

其实已经忘了很久了,原因不外乎是啊...

1

来自一个很丧的非科班新码农(3)——实习

之所以喜欢Python,主要还是懒,几乎所有的体力活你都能找到对应的函数和第三方库一个调用完成。写Python给我的感觉像是在堆积木,你只需要把各种模块垒成一座城堡就算完成了,需要优化的只是代码逻辑和运算顺序。

你可以不用考虑底层实现方法,毫无顾忌天马行空的去实现你想要的功能,这大概是写代码时候最幸福的事。

大二的时候开始在校外找实习,幸运的是我的第一家实习公司是乐土Lettoo。虽说是一家创业公司,但却最适合当时的我——小团队/纯开发人员组成/以外包为主/使用Python作为主要开发语言,对一个刚在学校做了几个小项目的学生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当时也通过了刚起步的Lofter的实习面试,...

2

来自一个很丧的非科班新码农(2)——想法

我一直认为,你会一门语言,你真的就只是会一门语言——跟做模型用的刀镊子钳子一样,只是一种工具。真正写代码,写的是你脑子里的想法。

正如人与人交流中的,一句话应该怎么说。写代码是人与机器交流,一句话的语法语序,这是你学语言要解决的,而你脑子的想法,决定了你这句话说的是什么。

这个想法从入门开始就一直在我脑袋里,过了这么久从没变过。

说白了我其实并没有很把自己代入程序员这个角色,我本人是一个很讨厌给东西贴标签的人,你不可能完全客观的看待一件事物,所以你给事物或者说给人贴标签的时候也是主观的,主观代表着不确定性,可以说是强行分类,我很讨厌这种感觉。但如果你非要让我给自己一个分类的话,我觉得我是...

来自一个很丧的非科班新码农(1)—— by CAI

这是一篇欠了三年快四年的心结

从以前开始就看很多人每周每月每年总结非科班码农的奋斗之路,超羡慕的(by 陈少,刚入门的时候就想着也要这样子总结自己的进步之路,以后就可以拿来回望走过旧时的路展望未来(?

去年看丁丁写的年度小结,突然就想起以前的这个想法,说要写

然后就拖到了17年的四月快五月份,终于要动笔写16年的第一篇小结

阅前提醒:虽然我很不喜欢阅前提醒,但是写东西就是要让人看的,虽然没几个,但是还是要考虑到大家的心情

所以这篇小结毫无客观可言,不喜叉掉就好

为什么写代码,很多人问过我

其实就是折腾的成本最小,从小很喜欢折腾电路啊玩具啊模型啊,可惜手残,不是拆坏就是搞一手糊味,...

1

2017.4.18

周日下午到家后昏睡了下午,直到6点拖着发软的身子爬起来决定找点吃的

打开冰箱门一边翻找一边排除各种看到的选项,什么肉松、腊肠,鸡肉,牛肉。最后看到剩下一勺左右的火腿酱,决定拿火腿酱炒个饭顺便把空瓶子从家里收拾出去

可能是睡太久,脑子昏昏沉沉的先抄了两个蛋才想起来没煮饭,没煮饭炒个蛋啊,赶紧淘米下盆,微波炉调中火煮20分钟。鸡蛋翻炒了一下就放锅里晾着,该死的劣质锅一开大火就会粘锅,超难洗,所以一直用着小火。

出去泡了杯茶,顺手拿起iPod看看有没有新歌推荐,最终戴上耳机时响着的还是王诗安的《Home》,不认识这个歌手,但意外的喜欢这首歌,循环了N天。

戴着耳机哼着走调的曲,把饭盆的米饭扒...

逼自己写博客,逼自己活成矫情的样子 12.11

我一直自认为是一个文字工作者,然后是一个修电脑的,最后才是一个工作的普通人。

文字工作者可以是敲代码的,也可以是夜里矫情写博客的。

特别是从我留在厦门的那一刻起,我与经历无数熬夜代码马拉松的那个大学狗,走的越来越远。

为一人留一城。

虽然那人飘渺无讯。

敲代码和写博客一样,需要情绪,需要氛围,也需要BGM。

最重要的还是都需要键盘。

厦门这个城市,可能更适合写博客。

我坚持认为程序员写的文章,还有用来写文章的电脑,都应该跟代码一样,工整简洁。

一行字做一事,一句话写一人。

有着很多熟悉人的城市,总是会发生很多事。离开很久了再回来,融不进去,会更难受。

我把书房摆布成自己想...

1
 
1 / 6

© 蔡菜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