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花开花满天

他们都叫我
蔡菜寀

来自一个很丧的非科班新码农(3)——实习

之所以喜欢Python,主要还是懒,几乎所有的体力活你都能找到对应的函数和第三方库一个调用完成。写Python给我的感觉像是在堆积木,你只需要把各种模块垒成一座城堡就算完成了,需要优化的只是代码逻辑和运算顺序。

你可以不用考虑底层实现方法,毫无顾忌天马行空的去实现你想要的功能,这大概是写代码时候最幸福的事。

大二的时候开始在校外找实习,幸运的是我的第一家实习公司是乐土Lettoo。虽说是一家创业公司,但却最适合当时的我——小团队/纯开发人员组成/以外包为主/使用Python作为主要开发语言,对一个刚在学校做了几个小项目的学生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当时也通过了刚起步的Lofter的实习面试,但是要去杭州网易总部上班,所以就遗憾的放弃了这个机会。

说起在乐土的两个月,这段经历带给我很多,真的很多。在公司里我第一次清楚的意识到一个Python项目应该怎么进行,一个团队该怎么去合作,一个程序员的能力应该到什么程度才能肩负起独立开发的责任。

Jeffery和古先生都是好人,很有耐心,面试的时候他们说实习生主要是让你们能学到东西,最好的结果当然是毕业之后能来公司工作,如果不行的话有机会合作也是可以的。他们是这么说的,也真的是这么做的。

其实也有点小抱歉,跟一起去实习的波波做的事情比起来,我是有点不合格的,但Jeffery和古先生一直很包容我——允许我在公司里把废弃主机再利用搭测试服务器,让我有时间自己学自己想学的东西,测试自己的新想法,根据我的水平给我找了几个小项目练了手,熟悉了开发流程。甚至在我离开公司后,还找我做过项目,告诉我在之后的学习过程中有问题也可以随时请教他们。

虽然就工作了两个月不到,中间还因为学校实验室的问题请了不少假,却可以说是我实习生活中工作最开心,基础打的最扎实的一段日子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几乎都是在学校里接实验室项目,零零散散也做了一些东西,没有参加什么比赛所以没什么好说的。

第二家实习公司是大金龙,做车联网。由于金龙公司售出的客车每天回传的数据量很大,他们决定开始做大数据分析,把这些回传的数据用起来。恰好16年是第一年开始做这个计划,而我就是第一个大数据开发实习生,也是除了公司安排的导师之外第二个做大数据的员工(超超老拿这个调侃我,说我是金龙大数据之父)。

不过这段实习经历远说不上顺利,作为传统制造业,在软件开发方面的技术力量确实有限。导师老龙也才接触大数据3个月,服务器也还没批下来,我们两个几乎是在抓瞎的情况下进行摸索。每周我都会用Scala做出一个小demo,然后和老龙讨论(他有其他开发任务要做)。说白点就是在大数据领域,我们是一起学习一起进步的,我提供想法和代码demo,老龙负责用他丰富的客车软件开发经验对想法做出评估。这种感觉很不好,第一是对客车行业我不够了解,第二是开发部门对大数据没有任何了解,加上各种不完善的条件,我只实习了一个多月就选择放弃离职,离开了大金龙。

第三家公司是美亚柏科,真·技术大公司,也是待得最久的公司了。由于在金龙做了一段时间数据处理,算是奠定了一些基础,加上Python做的爬虫项目比较多,所以在公司主要做的是Java爬虫开发。也是第一次直接接触生产环境,负责数十台服务器的代码编写更新维护,也是技术成长最快最成熟的一段日子,同事也很好经常在一起开玩笑,导师陈总还想着让我出差去其他开发前线见见世面(笑),作为实习生被人带过也带过别人,也是很有趣的经历。还有很多但由于保密协议所以嘘~~只能告诉你们公司很好很靠谱,网络安全的同学要回厦门工作的一定要考虑这家公司。

半年之后,留下数百个fixed的bug和几十台依旧正常运行的服务器集群带着年终奖离职了,心里有点不大不小的成就感,也算是有一个交待。签了厦航信息部开发,算是正式结束了实习生活。

然而对于Java,我的态度还是……咳咳

如果,我是说如果,互联网的春风能再吹进厦门一点,该有多好。

(待续)

评论
热度(2)

© 花落花开花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