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菜寀

Coding...

四海澄平 海定则波宁

我出生的地方,叫做海澄

寓意四海澄平

因为这个地方,还有另一个名字

月港

有个女生跟我说,听到月港这个名字,美的画面都出来了

从小其实就有听到另一个城市的名字

因为舅公在那座城市有间公司,经常往来

因为名字和海澄很像,叫宁波

海定波宁

所以记得很牢

想说长大后要去看看

高中的时候,认识了蘑菇,在我上大学后的第二年,蘑菇也考上了大学,在宁波

这是第一次在长大后记起小时候听过的这座城市

第二次,是在有个女生跟我说

“我找了份实习,在宁波”

于是六月份的某个周五,我踏上了宁波机场的廊桥

这座城市,跟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

但城市里的人,跟记忆中家乡里的人一样,热情,暖心,也让人无奈得想笑

但这座城市里的人,也跟记忆中的一样,絮絮叨叨,臭脾气,爱逞强

从见面就开始絮絮叨叨絮絮叨叨

怼得工作了一年已经脾气很大的我好几次差点气炸肺

却在即将脱口而出的那一刻服软认输

一如既往

盖着她的被子,闻着她的味道很安心的入睡了

她说甚至房间内能听到我打呼

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

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和她一样

睡前看她卸妆

醒来看她梳头打扮披上外衣把钥匙留给我,叮嘱着我些什么

然后起床,刷牙洗脸,开始帮她装鞋架

微信震动,手机屏幕亮了,打开看了下是同事在询问一些事情

于是头歪着夹着手机一边通话一边在小区对面的超市货架上翻找通下水道的工具和溶解剂

出门在超市门外的小摊上挑了两根糯玉米,忘了她喜欢甜的还是糯的,跟一口浙江话的阿姨艰难的交流,说服她帮我把玉米掰了拿袋子装好

就提着两个塑料袋上楼,遇上隔壁物屋子的人搬家,帮他们按住电梯,一个大伯扛着一大包行李,大概是女孩儿的父亲,用宁波话跟我道了声谢,指着电梯跟我说了一句话,依稀能听到七楼的字样

女孩儿一身汗走进来,笑了一下替我翻译:“七楼,谢谢”

我嗯了一声,电梯到了七楼欠身让了让,让他们一家子老小先出去

从身边过去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门牌号是711

一家子正对着没有收拾的单身宿舍大声的说些什么

我掏出钥匙打开了709,把玉米放入冰箱。然后打开电脑开始加班

九点多想起她的衣服还在盆里,起身帮她洗了双袜子,T恤。还有几条毛巾。挂在阳台上然后打开房间的窗户通风,叠好凌乱的被子和睡衣

10点多的时候嘭嘭嘭的有人敲门,很大声,开门一看发现是来量纱窗的老伯

老伯嗓门很大,问我有没有纸笔,我摇了摇头,他掏出卷尺比划着窗台,然后写在手上

走之前老伯拧不开门,皱眉望着我,我才想起来我习惯性的反锁了。老伯拍着我的肩膀用一口宁波话说年轻人我们宁波都是良好市民,门不用锁的那么严实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我倒是听清楚了,只好对老伯笑笑,问他大概什么时候能来装好

老伯摆摆手说三天吧,大的200,小的100,价格很公道,我们宁波人不坑人小伙子你放心,出门就走了

我见地上有一堆头发,想起她走前跟我说有空帮她收拾下,于是就扫了扫地,扫着扫着就想起早上她化妆的时候,我看着她,她似乎有些起床气,说你不要老看着我你该干嘛干吗去啊

那时候我挺想说我来宁波就是为了看你,不看你我能干嘛

想想还有点委屈,不过转念一想后来不也是来宁波加班了嘛

12点半,把钥匙送到她公司楼下,跟她说了声走了,没有多看她

看了看距离,下午五点的飞机,从这里走到机场10公里,来得及

我还想多看看宁波这座城市

走着走着一身汗一脸灰,肚子也开始饿了

才想起来早上中午都没吃饭

到了机场找值机主任换出了今日没放舱的E舱票,值机主任很好心的帮我换了43J前排靠窗座,但他没想到两个小时后坐在我身边的是个80岁的东北大妈,耳背听不清楚,提了三个大包,我帮她拎到了到达大厅

而队伍里有三个很漂亮的短发姑娘

我身边座位一个都没有

找了家KFC随便对付了点,本来想换雪顶咖啡不给换,服务员说先生您可以再多要一杯雪顶啊

我没理她

只是想着路上在鄞县大桥站了半个小时

看这座城市这条江

不知道会不会再来

我问过自己也没有答案

所以再见了

宁波

我要回到海澄去了

愿四海澄平

我下次如果还来宁波看你

我希望是能坐在你对面

看你看上一天也不倦

而不是看着没有你的空荡荡屋子

加班

评论
热度(1)

© 蔡菜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