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花开花满天

他们都叫我
蔡菜寀

这次回来,跟前几次没什么不同,只有短短七天,却有很多事要做,或者说,有很多人要见。

这两次都很不同,不管是感觉,还是事实。

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见郭嘉宇。这件事在第三天完成了,她穿着花袖子凌乱着短发,踩着高跟挽着袋子,跟我在厦大白城校门保安亭外相见。两个人搭上公交刷了没钱的卡吃了五分之一她第一想吃的烤鱼,喝了她第一想喝的芋头西米上了Uber去帝豪K了6小时歌,嘶哑着嗓子吃了家里不让她吃的田鸡然后踢踏着走到车站。我上快运她上公交就此结束一天。

我本来有很多话,看她对着手机整理发型一边轻声抱怨,看她对着mic轻哼情歌又声嘶力竭,突然跟她吃不下最爱吃的烤鱼一样,闭上嘴巴。就这样沉默了很久的一天。明明就要越来越少见,却感觉越来越近。

她说要去上海,要待着要闯出来。她还是怂得不行却又故作勇敢。她每天熬夜一脸憔悴的说着自己越来越美。

好,你最美。你最棒。

加油。

这次你说要我回来,我回来了,是不是很守承诺。

如果你说哪天要我去上海找你,第二天会不会在车站机场看到你翘首以盼。

第二件事,就是整理寄回家的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东西,宿舍被搬空人也好像被掏空,舍友们难得的不舍,说以后回去的时间不多。好不容易将衣物从箱子掏出却被妈妈阻止一把抱过去说要一件一件洗干净。自己就跑去医院做了体检然后去办新银行卡,剪了个头发顺便把周一的面试时间定下,就开始打电话约老刘。

晚上十点的祖传沙茶面多了三个人,老刘说吃不饱又要了一碗,心满意足的吸溜完面条之后心情大好说要去吹风。于是三个人在锦江道喂蚊子到了十二点,谈的天南地北天花乱坠。震宇说在实习每天骑车20km吹到眼睛都睁不开,老刘过几天就要去北京培训公务员考试,持续15天。我想了想我还没确定下是北京还是厦门,干脆啥都不说就听他们扯淡。结果从女朋友这个话题扯到结婚的三个人其实有两个是单身。在风中凌乱还要故作潇洒,手里拿着花露水涂满了大腿。

我问老刘要不要来一点老刘说他不怕蚊子咬,我搂着震宇说我俩都涂了花露水你说蚊子咬谁,他想了想很有道理就怂了。

说好的爬山老刘却睡过了两天,震宇生气的找学姐去吃饭了。

我只好一个人去看海。

今天是晴天。合肥下大雨下成了海,龙海大太阳晒到海岸都退潮干枯。

我真的好喜欢这里。

但是不走,不离开,我就不会这么喜欢这里了。

明天见。

评论
热度(1)

© 花落花开花满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