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花开花满天

他们都叫我
蔡菜寀

来自一个很丧的非科班新码农(4)-- 社交

社交,socialization

这大概是我最丧的部分了

这一部分我个人觉得很变态

所以如果你感到不适请随时离开

我是一个很依赖社交关系的人,这和我目前所感受到的轻微社交恐惧并不矛盾。

我害怕和人发生交流正是因为太过于依赖社交关系,导致对一段不可控的新关系没有安全感。

我害怕独自面对一些选择,也许不需要朋友在我身边我才能做出抉择,但朋友的喜好看法对我的选择影响很大。我一直在寻找基准线去判断一件事的好坏,而朋友则是基准线的基础。

所以我没有太多的朋友,我的朋友们三观大多一致且一直有几个很重要的人是我判断力的主要来源,按时间线来排序的话应该是从泽炜到婧到Joy,啊沈到cc到啊沈yonny豆荚和法海。

人们总是会离开,这让我感到无助。

我也曾经想过,是不是没有新朋友老朋友就不会离开,发现最后留在原地的只有我自己

我不止一次试图表达自己安全感的缺失,却总是难以启齿。

社交关系的不稳定性直接导致了我以前的说说现在的朋友圈数量剧增

以前我没有分析过这些东西,社交线一团乱麻

我不懂人们为什么要走,就像不懂为什么要吵架,我理想中的社交关系是每个人说的话每个人都懂

所以我如此偏爱计算机

所以我如此恐惧社交

我喜欢和程序员交流,因为大多问题都能通过代码说明

这就是中心给我的意义

你不能掌控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但代码不会骗人
(待续)

评论
热度(1)

© 花落花开花满天 | Powered by LOFTER